betway體育

您現在的位置:洛陽市第八中學 >> 文章中心>> 新聞頻道>> 校園新聞>> 正文内容

《百家講壇》主講孟憲實在市八中開講

文章來源:洛陽晚報 發布時間:2016年10月19日 點擊數: 次 字體:

孟憲實: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副院長、北京大學史學博士、南開大學曆史系博士後,主要從事隋唐史、敦煌吐魯番學研究,著有《漢唐文化與高昌曆史》《敦煌民間結社研究》等論著。

  孟憲實,這位戴着黑框眼鏡,被網友稱爲“肥版裴勇俊”的唐史學者,10月7日走上市洛陽八中的講壇,和師生們聊起了曆史怎麽學,以及唐朝那些事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問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枯燥的曆史如何學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答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何學科初學時都會遇到瓶頸期,多讀課外書也許對你有幫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孟老師好,我是市八中的學生。在平時的學習中,我感覺曆史非常枯燥,尤其是需要背誦的内容!您是研究曆史的,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?”提問環節,一名學生“問”住了孟憲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别說,我還真的沒有什麽好辦法。”孟憲實的回答逗笑了大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何學曆史,孟憲實想從高中講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高中時,孟憲實對曆史并不感冒。“考大學時,中文系才是我的第一志願。”孟憲實笑稱,他是因爲語文分數不高,被中文系嫌棄,才進了曆史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個被動的選擇,給他帶來了新發現:在對曆史文獻資料的研究中,他發現了自己的“偵探”潛質——研究曆史就像破案,要在大量的資料中抽絲剝繭,回到曆史的“第一現場”,才能還原曆史,看到曆史的真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何一門學科,都要經曆入門的枯燥期,都要經受住意志力的考驗。就拿孟憲實覺得“很有意思”的中文系來說,上大學時,他曾去旁聽過中文系的課,“《文學概論》簡直枯燥得要死”;曆史是不是有趣一些?《曆史學概論》依然枯燥無比,但學會它,才能獲得學習和研究曆史的基本途徑和方法,就像小學生學拼音、學漢字一樣,有了一定的積累,才能看懂故事、會讀小說,才能在文學的世界中暢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過了打基礎這個瓶頸期,你會發現裏面的世界精彩無比。”孟憲實說,如果真要說方法,那就是尋找興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興趣是學習的最大動力,對于曆史學科來說,他推薦學生多讀和曆史有關的課外書,從一個個活生生的曆史人物、曆史事件入手,豐富自己對曆史的認知;每個學期,老師都可以就某一曆史事件給出命題,如《劉邦、項羽成敗論》之類,引導學生展開深入辯論或撰寫論文,這樣深入的學習最有價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問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盡信書不如無書咋理解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答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抛開現象看本質,站在曆史角度思考方能去僞存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入學習的結果是,孟憲實和曆史結下不解之緣:工作後,第一個月工資的1/3,被他用來買了一套《資治通鑒》;十多年後,當他站在《百家講壇》上講唐朝故事時,引用這部他翻了無數遍的《資治通鑒》,推翻其原著者司馬光的觀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《資治通鑒》将武則天妖魔化了”——在《百家講壇》的講台上,孟憲實的這個觀點曾掀起軒然大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認爲,武則天進宮成爲唐太宗的才人,并非兩人有着深厚的感情,而是唐太宗爲了照顧武德老臣,利用武則天父親的背景,進行政治聯姻的結果;唐高宗李治并不像人們通常所理解的那樣,是個懦弱無能的皇帝;一直以“女強人”形象出現在現代人面前的武則天也并非曆史所述的那樣強勢、霸道,她能最終成爲唐高宗的皇後,憑借的恰是初入宮時的那分溫柔與小鳥依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司馬光編寫《資治通鑒》時,出于當時的政治需要,有妖魔化武則天的嫌疑;唐高宗李治,其實是個外圓内方,很懂得做人之道的皇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盡信書不如無書,後人對曆史的總結,往往受所處時代的影響,偏離了事實。”孟憲實說,讀書時應加以分析,不能盲目地迷信書本。站在當時的曆史背景下,從曆史人物的角度辨證地看問題,方能撥開迷霧,去僞存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問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從武則天身上能學到什麽?
           答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60年都在“打基礎”的女皇,是一個極具學習力的學習型人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武則天爲何能取得最終的成功?孟憲實認爲,這與她堅持不懈地學習有很大關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從不到14歲第一次進宮,到爲李治生下兒子,帶着兒子第二次入宮,中間間隔了15年!加上她随父親去四川廣元、湖北襄陽的少女時代,武則天的社會積累約有20年。在此期間,她從父親和李治身上,學到了不少社會知識和爲人處世的能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被太宗冷遇期間,武則天通過讀史、抄寫排遣内心的煎熬和寂寞,讓她一生受用不盡的曆史知識、書法藝術,都是在這些年夯實的;武則天的聰穎、好學,在政治鬥争中無往不勝,這與她掌握的書籍上的曆史經驗、教訓分不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元683年,唐高宗李治駕崩,而此時,武則天也快60歲,但她并未以老人自居,反而在不斷學習中一步步登上權利的巅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唐代重文,讀書是閨門必修課。”孟憲實說,武則天喜好讀書,入宮後還不斷完善自己的學識;她深受儒家思想影響,在奪取政權的過程中,法家思想也逐步形成,這些都是她成功的基礎——無論古今,終身學習型人才都是社會所需要的。